网上网投正规实体平台
当前位置:网上网投正规实体平台 > 手机网投 > 76注册就送·《百媒穿越地震带》之青川:悲欢离合 断肠崖上天地共泣
正文

76注册就送·《百媒穿越地震带》之青川:悲欢离合 断肠崖上天地共泣

发布时间: 2020-01-09 15:11:40     人气: 4233

76注册就送·《百媒穿越地震带》之青川:悲欢离合 断肠崖上天地共泣

76注册就送,——青川红光乡东河口村地震前后芸芸众生相(二)

(紧接上篇《《百媒穿越地震带》之青川:东河口 在绝望的大山砍下希望的石头》) 三元坝社的何应波,也是被自家院子的梨树所救。

三元坝社有10几户人家刚好在“扇”外。当时,他正在自家房顶上修缮房子。地震袭来,站在高出的他,眼见无法逃避,求生欲望迸发的力量在此间不可想象――他拼命纵身一跃,紧紧抱住了院内的一颗梨树!“我至今没有想通,当时我距离梨树起码有五六米远……”

在建的东河口地震遗址公园一角。勒克儿 摄于2008年11月8日

何应波说:“梨树救了我,也救了其他人……”

在“扇”外的这10几户人,青壮年都在外打工。房子全部垮了,老弱病残被废墟压着,40岁的何应波,此时是唯一壮汉。从树上下来,他和从房间里面跑出来的老婆一起,迅速把孕妇赵朝会从废墟拉出来,然后七手八脚刨乡亲……

悲欢离合 断肠崖上天地共泣

5月16日,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第四天。关庄镇河对岸的一大片良田成了彩条布抗震棚天下。逃命而来的红光乡人,全部聚集其中。

关庄镇河对岸,成为红光乡人的暂时避难场所。勒克儿 摄

关庄镇河对岸的彩条布下,成为红光乡人的暂时避难场所。勒克儿 摄

“地震导致该片区房屋100%受损,其中2/3垮塌,生还的村民全部无家可归。青竹江、红石河流域河道10多处被巨量泥沙堵塞,形成积水1500万立方米,致使红光乡、石坝乡、观庄镇等3个乡镇5个村社被淹埋,交通、通讯全面中断和停电停水。”5月16日,我和搭档吴楚瞳带着青川县委的托付,自驾车跟在推土机后面,驶过凉水大桥,成为全国媒休最先关注到红光灾情的记者。在关庄片区抗震救灾临时指挥部,我们全文照抄到这样一份还无法送达青川县政府的灾情报告。

青川的各个安置点里,大多数灾民都没有专业帐篷。到14日下午16时,青川县到位帐蓬仅920顶,15日这一数据仅微幅波动。16日下午17时我们回成都途中,仅看到两卡车帐蓬前往青川方向。

关庄片区抗震救灾临时指挥部。勒克儿 摄

关庄片区抗震救灾临时指挥部。勒克儿 摄于2008年5月16日

地震时,通往村庄那条唯一公路被巨石斩断形成悬崖。无数打工回家寻亲者,只能站在这“断肠崖”上凭空凭吊亲人。

5月16日10点过,早年从东河口村嫁到关庄镇新华村的何仙昆,站在崖边,啜泣着指着一个泥石流方位对我们说:“那就是王阳坪社,我妈、妹妹、妹夫、弟媳两娘母5个亲人都被埋在哪里……”她爱人张清华说:“地震前,这个村的确比我们新华漂亮,到处是楼房,家家门前屋后到处是树木,可现在,这里已经变成石头和泥沙……”同时与何仙昆夫妇一起来凭吊的,是在成都双流机场打工的侄女何琼、在重庆打工的侄儿何强,他们俩姊妹,在“断肠崖”处看着自己父母家大致位置,哭着跪了又站,站了又跪,眼泪已经流干…………

随同日本救援队前来的记者,面对凄容满面的何仙昆和悲痛欲绝的何琼,心情沉重,默默几分钟对望,没有发出一句采访提问……

512汶川大地震在东河口造就的“断肠崖”。勒克儿 摄

时隔一年后同一位置……(勒克儿 摄)

何琼在在“断肠崖”处,只能凭印象中家的位置,凭吊自己的父母。勒克儿 摄

随同日本救援队前来的记者(左)只能默默看着眼前这悲怆的一切。勒克儿 摄

在断肠崖上凭吊亲人的寻存者……(勒克儿 摄)

那天上午11点过,东河口村高家山社的马某,和一群村民一起,背着背篓在淤泥中艰难地行走。好不容易爬到裂开大口的公路上,他在“断肠崖”旁停下歇息。他的母亲、哥哥、侄子,在地震中遇难。身无长物的马岳会,将妻儿安顿在关庄抗震棚里,冒着危险回到垮塌的家中“掏”东西。连续3天,马一次次涉险回家:“两三个小时,就掏得一点点东西,背上就要赶紧跑。因为余震很多,在山上很危险……”我们那天看见,马的背篓里,并没有值钱东西,只是被褥一类物什。

东河口村高家山社的马某,和一群村民一起,背着背篓在淤泥中艰难地行走。(勒克儿 摄)

幸存的村民沿着被泥石流掩埋的河滩逃难……(勒克儿 摄)

幸存的村民沿着被泥石流掩埋的河滩逃难……(勒克儿 摄)

16日中午,17岁的陈一萍牵着14岁的弟弟陈一文,走到我们面前,流着眼泪对吴楚瞳说:“姐姐,我跟弟弟都是孤儿了……”她的眼神,那样无助地望着我们,望着我们胸前挂着的记者证。

姐弟俩住在石板沟的父亲母亲、爷爷奶奶,也许在几十米深的地下,也许在那浩淼的堰塞湖里……

孤苦无依的姐弟俩,牵着手走到我们面前。姐姐流着眼泪,一个字一个字在我们的采访本上写下他们曾经就读的学校,周围的乡亲七嘴八舌地说:“他们两个读书成绩好得好,现在一家人都没了,你们能不能想办法帮他们?”姐姐虽然一直在哭泣,但至少能跟我们沟通。14岁的弟弟蹲在一旁,双手抱在膝上,头埋下去,不停地哭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很多次,当我们的手抚过他的头,告诉他作为男子汉,一定要跟姐姐互相照顾,这小小的男子汉,会抬起头,泪眼婆娑冲我们重重地点头。只是一瞬间,他又会埋下头去,强压在喉间的嗓泣,一直在耳边……

陈一萍姐弟俩那孤苦无助哀怜的眼神……(勒克儿 摄)

面对陈一萍姐弟俩那孤苦无助哀怜的眼神,我再也无法提问采访,转身跑向空旷,一任热泪奔涌……

王家山背后,一个当地人称“龙藏洞”的山脊梁,神奇般抗住了地震“垂直打击”,但在此间栖息的高家山社和漩坑岭社,祖辈留下的房屋全部垮完。面对家园被毁的巨大悲痛,高家山社85岁高龄的马应珍万念俱灰:“我早已半截入土,死我也死在山上……”面对乡亲们扶老携幼络绎不绝下山躲避的背影,腰部受伤的她,杵着拐棍独孤站在山岭潸然泪下……“那山上还有人?”15日驰援青川的部队,获悉马应珍拒绝转移下山消息后,迅即派出小分队搜寻……战士们轮换背着她,花了4个小时到关庄。被战士们赤诚感动的她说:“我一定要活下去,不然对不起那些背我下山的那些娃娃……”(待续)

一场地震,生死两难。我是记者,我在现场。

ab真人官方网站

上一篇:小学生的压力有多大?每天只睡6小时,小学生熬夜写作业险些失明
下一篇:乐高里的英伦风:盘点乐高伦敦相关套装